17
Apr
2014

「《詩經》讀解研究」專題演講

「新時代、新視域之《詩經》經典研讀課程計畫」於國學所開設的「《詩經》讀解研究」課程,本學期安排的第一次專題演講,邀請東海大學中文系呂珍玉教授,於4月8日上午8:10~10:00假書道研究室舉辦。

image001

計畫主持人張寶三教授介紹主講人時,肯定呂教授長期深耕《詩經》訓詁考據問題對學術界的貢獻,也推崇其相關學術論著具有優越的成就。

image003

本次主題「訓詁考據之外—《詩》義解釋背後的一些問題」,是討論一般常用的文字、聲韻、語法、詞彙、修辭、名物考證等研究方法所無法完整解答的問題,因出於古人特殊的思維方式,所以前人訓解也呈現另類的解釋方式。

image005

呂教授發掘出傳統經學的解釋特點,是以美善為前提,並以此來推測詩人作詩的用意,但也因此時常出現注解與科學原理扞格不入的情形。他從中抽絲剝繭,分析出七個面向,分別是:移情與感覺、混淆與誤解、直觀與想像,民俗與信仰、興到與想像、物象與比德、異類轉化與相親等。

image007

呂教授引領同學探索古人如何將自然物象連結到人事上,而達到天人合一的教化作用或審美效果。例如:〈周南‧汝墳〉中以魴魚的紅尾巴比喻西周遭犬戎之難,王室如火之燒毀,舊注卻解釋為因為魚勞累,所以尾巴變紅,比喻為王室服役者的辛勞,這種思考雖無科學的舉證,卻是文學常見的移情作用。

image009

現代人對於「螟蛉之子」即「義子」的認知,來自於〈小雅‧小宛〉「螟蛉有子,蜾蠃負之」,漢、宋舊注多認同句意是「蜾蠃背負螟蛉之子養育它」,甚至產生奇幻想像,以為螟蛉最後會變化成蜾蠃。雖然後人已證實,蜾蠃是取螟蛉作自己幼蟲的食物,螟蛉在蜾蠃巢中被刺毒死,當然更無可能變成蜾蠃。《詩經》舊注中有關這種「異類轉化」的現象很普遍,如〈周頌‧小毖〉「肇允彼桃蟲,拚飛維鳥。」孔穎達《正義》和《焦氏易林》就以為是「鷦鷯生雕」,比黃雀還小的鳥竟然會生出雕鴞這種猛禽,令人匪夷所思,但這荒謬的美感已深入讀詩者的內心,是任何科學解釋所無法取而代之的。

image011

教授這段透徹的論點,令在場同學和前來聆聽的團隊教師佳蓮教授和佐野教授都大開眼界。呂教授強調,《詩經》的內涵豐富,涉及許多層面,如人類學、生物學、心理學、民俗學……,值得廣泛地探究、連結詩旨以契合義理,如〈鄘風‧蝃蝀〉「蝃蝀在東,莫之敢指」,舊注都解釋為:彩虹出現是因為夫妻、男女間有越禮行為,以為用手指它,手指會爛或手歪。這種觀念至今仍被接受,而成為信仰,正如鄭玄訓解〈邶風‧終風〉「願言則嚏」時,採用「打噴嚏有人想」的觀點,其實也是流傳已久的風俗信仰,雖不符合嚴謹的訓解,卻更能深入人心。

image013

最後,呂教授鼓勵同學多多連結各種領域知識,以貼近詩人的本意,並藉此了解中國人的思維方式。同學對這次演講能打開《詩經》讀解的新視域,同時作為將來研究《詩經》的典範,都覺得獲益不淺。

image015

結束後,呂教授和大家合影留念,為本計畫舉辦的第一場演講畫下完美的句點。

攝影/撰稿:中文系碩二班林素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