浏览人次: 2129

为时代而生 为教育而活

明道学园创办人汪广平老校长,于2021年8月22日下午安详辞世,距其出生年1921年,刚好走过一世纪,画下了圆满句点。

This is an image

老校长为河北省遵化县人,他生于教育家庭,父亲曾任遵化县教育局长,所以他从小就得到浓厚的教育薰陶,长大后又受教育家张伯苓先生私人兴学志业的启发,因此,1945年北平师范大学毕业,即回到家乡创办唐山中学,收容处于中日战争中的失学青年;抗战胜利后,则奉命设立河北第一临时中学,安顿更多学生。

不久,政局动荡,地方不安宁,他为保护学生,乃挥别家乡,带着学生从河北经塞外到兰州,又转往重庆、梧州到广州,一路上还接收了很多无校、无师、无钱的流亡学生。

想当时,一个二十八岁的青年,临危授命,凭着坚强的勇气和无比的使命感,带着四百多位学生翻山越岭、长途跋涉,而到了广州后,又有办法将这些学生安全地经海南岛撤退到台湾。这是中国教育史上绝无仅有的传奇人物。

This is an image

汪校长到了台湾,仍坚守在教育岗位上,数十年如一日。首先是1951年奉命担任台中市立中学(今居仁国中)校长,将一所普通的中学,办成了中部地区升学率最受称道的学校,也因为他办学的绩效深受肯定,因此,他陆续受政府委讬,担任台中市立二中、三中、四中等各校,直至市八中的筹设,对台中市教育奠基的工作,有极大贡献。

1968年,他担任台中市立一中校长17年后退休,但他对教育的热情,仍在生命里如熊熊的烈火燃烧。次年,1969年,私人兴学、实践教育理念的生涯真正开始了。他接下了台中近郊一所摇摇欲坠的「武训中学」,改名「明道中学」,逐步将他的教育理想落实下去,不仅升学率获得家长信赖,学生人数跃居全台第一。他还走在时代尖端,当电脑还是新鲜物的时候,明道中学早已成立资讯中心,实施行政电脑化、教学多媒体化。

This is an image

另外,更令人佩服的是,当大家都只注重升学的时代,汪校长以他特有的理念,将传统文化注入在校园里,让学生在日常生活中,处处受到浓厚的文化薰陶。如:

(一)中学校园里竟有一座古色古香传统书院建筑的「国学讲坛」;有典藏文渊阁四库全书,及二十五史的「翰苑」;有珍藏许多作家手稿、文物的「现代文学馆」;有将文学融入环境的「文学步道」。
(二)一所中学竟成为台湾文坛的重心。如:为文坛办了一份适合学生阅读且屡获金鼎奖的《明道文艺》;为华文世界的大学生及中学生办了一项「学生文学奖」,使喜爱文学的青年学生,从教室走向文坛,从学生成为作家。故明道文艺、明道中学乃被誉为「作家的摇篮」、「文坛的推手」。


1994年,汪校长七十三岁,献身中学教育近半世纪后,褪下中学校长职务,旋即,又有了美丽的转身。1998年,在政府鼓励私人创办大学的政策下,他支持长子大永校长于2001年开办了今日的明道大学,这也是他从年轻时候怀抱的完整教育理念的具体实践,让教育从中学紮根做起,直至大学开花结果。
在大学开阔的天地里,明道大学除了多元的系所、完善的教学设备、优良的师资之外,也树立了几项特色,如:

(一)大学里设立幼儿园、小学,让教育真正从基础做起,并落实于乡土。

(二)明道建校于南彰化,不只对偏乡发展有贡献,在学系设置上,设立精致农业、造园景观等科系,更扶植了地方产业,也让学校在地方生根。

(三)延续人文建设的精神,人文学院除设硕博班外,更有专业的书法教室、古琴教室、艺术中心、国学中心等,使学校宛如传统文化的博物馆、研习中心。    

(四)还有校园内路名、桥名、楼名,皆以教育前辈之名为名,如武训大道、伯苓大楼、朱熹桥、适之桥、大猷桥、思亮桥等,如此多的教育典范,也就日日夜夜地流入莘莘学子的心田里,默默地激励着凌云壮志之心。


今日,当我们走进明道校园,那宽广的天际线,马上让人有心胸开阔的感觉;当漫步校园时,处处有诗、有书法,浓厚的人文气息自然薰染上身;而有机校园的田野景观、柳暗花明的幽雅环境,让人更懂得尊重自然。这样的校园,正是汪广平老校长时时念之在之的教育蓝图,也是他私人兴学、书生报国的具体体现。

    This is an image

回顾汪校长的一生,年轻时,在战乱中保护学生,为国家留下生机;中年时,展现了他的治校理念,为社会培育人才;及至晚年,实现了深耕地方,提升文化的教育志业。

这位中华民国教育史上令人钦敬的教育家,虽然悄悄地离开了我们,但他恢弘的抱负、独特的经历、高远的见识,已无形中存留在众多师生中、众多亲朋好友中,我们在此共同怀念老校长的仁心典范;共抒心中的记忆与怀念之情。

明道大学讲座教授陈宪仁 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