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人次: 1586

為時代而生 為教育而活

明道學園創辦人汪廣平老校長,於2021年8月22日下午安詳辭世,距其出生年1921年,剛好走過一世紀,畫下了圓滿句點。

This is an image

老校長為河北省遵化縣人,他生於教育家庭,父親曾任遵化縣教育局長,所以他從小就得到濃厚的教育薰陶,長大後又受教育家張伯苓先生私人興學志業的啟發,因此,1945年北平師範大學畢業,即回到家鄉創辦唐山中學,收容處於中日戰爭中的失學青年;抗戰勝利後,則奉命設立河北第一臨時中學,安頓更多學生。

不久,政局動盪,地方不安寧,他為保護學生,乃揮別家鄉,帶著學生從河北經塞外到蘭州,又轉往重慶、梧州到廣州,一路上還接收了很多無校、無師、無錢的流亡學生。

想當時,一個二十八歲的青年,臨危授命,憑著堅強的勇氣和無比的使命感,帶著四百多位學生翻山越嶺、長途跋涉,而到了廣州後,又有辦法將這些學生安全地經海南島撤退到台灣。這是中國教育史上絕無僅有的傳奇人物。

This is an image

汪校長到了台灣,仍堅守在教育崗位上,數十年如一日。首先是1951年奉命擔任台中市立中學(今居仁國中)校長,將一所普通的中學,辦成了中部地區升學率最受稱道的學校,也因為他辦學的績效深受肯定,因此,他陸續受政府委託,擔任台中市立二中、三中、四中等各校,直至市八中的籌設,對台中市教育奠基的工作,有極大貢獻。

1968年,他擔任台中市立一中校長17年後退休,但他對教育的熱情,仍在生命裡如熊熊的烈火燃燒。次年,1969年,私人興學、實踐教育理念的生涯真正開始了。他接下了台中近郊一所搖搖欲墜的「武訓中學」,改名「明道中學」,逐步將他的教育理想落實下去,不僅升學率獲得家長信賴,學生人數躍居全台第一。他還走在時代尖端,當電腦還是新鮮物的時候,明道中學早已成立資訊中心,實施行政電腦化、教學多媒體化。

This is an image

另外,更令人佩服的是,當大家都只注重升學的時代,汪校長以他特有的理念,將傳統文化注入在校園裡,讓學生在日常生活中,處處受到濃厚的文化薰陶。如:

(一)中學校園裡竟有一座古色古香傳統書院建築的「國學講壇」;有典藏文淵閣四庫全書,及二十五史的「翰苑」;有珍藏許多作家手稿、文物的「現代文學館」;有將文學融入環境的「文學步道」。
(二)一所中學竟成為台灣文壇的重心。如:為文壇辦了一份適合學生閱讀且屢獲金鼎獎的《明道文藝》;為華文世界的大學生及中學生辦了一項「學生文學獎」,使喜愛文學的青年學生,從教室走向文壇,從學生成為作家。故明道文藝、明道中學乃被譽為「作家的搖籃」、「文壇的推手」。


1994年,汪校長七十三歲,獻身中學教育近半世紀後,褪下中學校長職務,旋即,又有了美麗的轉身。1998年,在政府鼓勵私人創辦大學的政策下,他支持長子大永校長於2001年開辦了今日的明道大學,這也是他從年輕時候懷抱的完整教育理念的具體實踐,讓教育從中學紮根做起,直至大學開花結果。
在大學開闊的天地裡,明道大學除了多元的系所、完善的教學設備、優良的師資之外,也樹立了幾項特色,如:

(一)大學裡設立幼兒園、小學,讓教育真正從基礎做起,並落實於鄉土。

(二)明道建校於南彰化,不只對偏鄉發展有貢獻,在學系設置上,設立精緻農業、造園景觀等科系,更扶植了地方產業,也讓學校在地方生根。

(三)延續人文建設的精神,人文學院除設碩博班外,更有專業的書法教室、古琴教室、藝術中心、國學中心等,使學校宛如傳統文化的博物館、研習中心。    

(四)還有校園內路名、橋名、樓名,皆以教育前輩之名為名,如武訓大道、伯苓大樓、朱熹橋、適之橋、大猷橋、思亮橋等,如此多的教育典範,也就日日夜夜地流入莘莘學子的心田裡,默默地激勵著凌雲壯志之心。


今日,當我們走進明道校園,那寬廣的天際線,馬上讓人有心胸開闊的感覺;當漫步校園時,處處有詩、有書法,濃厚的人文氣息自然薰染上身;而有機校園的田野景觀、柳暗花明的幽雅環境,讓人更懂得尊重自然。這樣的校園,正是汪廣平老校長時時念之在之的教育藍圖,也是他私人興學、書生報國的具體體現。

    This is an image

回顧汪校長的一生,年輕時,在戰亂中保護學生,為國家留下生機;中年時,展現了他的治校理念,為社會培育人才;及至晚年,實現了深耕地方,提升文化的教育志業。

這位中華民國教育史上令人欽敬的教育家,雖然悄悄地離開了我們,但他恢弘的抱負、獨特的經歷、高遠的見識,已無形中存留在眾多師生中、眾多親朋好友中,我們在此共同懷念老校長的仁心典範;共抒心中的記憶與懷念之情。

明道大學講座教授陳憲仁 敬書